电工电气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加快突破高端装备制造,挺起江苏制造“脊梁”

【机械网】讯

  高端装备制造业是基础性、战略性产业,是大国重器,是国民经济的脊梁,其发展水平直接影响其他产业的竞争力。目前,江苏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销售收入已超万亿元,总体水平位居全国前列。但仍面临部分行业结构性产能过剩、美欧等国“再工业化”冲击、高端机床依赖进口等挑战。新华社智库江苏中心建议,江苏应立足本省制造业基础,瞄准全球生产体系的高端环节,加快突破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推动工业大省转型为工业强省。  我国在全球高端装备制造市场话语权不断提升  国家《高端装备制造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将航空装备、卫星及应用、轨道交通装备、海洋工程装备、智能制造装备列为五大发展重点。  世界航空装备市场以发达国家为主导,我国武汉中际医院招聘的影响力在不断提升。  《2013年通用航空统计手册及产业展望》显示,2013年全球飞机出货量增长4.3%,达到2256架,出货总额增长24%,达到234亿美元,在历史上仅次于2008年248亿美元的峰值。目前,全球通用航空产业主要集中在美、欧、加、澳等发达国家和地区。  当前,受旺盛的国内需求带动,我国航空产业发展势头良好。2013年,波音CEO麦克纳尼表示,“波音未来的竞争对手可能从中国涌现”。  民航局的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我国共有178家通用航空企业,比2012年底新增32家;现有通用机场399个,在册通用航空器1610架,2013年上半年通用航空企业共飞行119557小时(不含训练飞行)。预计未来10年,我国通用航空将拉动1万亿元的市场需求,到2020年,我国通用航空器保有量将达到1万架。  在全球卫星及应用市场,多元竞争格局日渐凸显,我国卫星产业将进入高速增长期。  卫星产业链涉及卫星发射、卫星制造、卫星服务、地面设备制造4个环节。统计显示,2012年全球卫星发射市场规模为65亿美元,面临中、俄、日、印的崛起,美国的绝对优势开始丧失;全球卫星制造市场规模为146亿美元,前五名分别是美国(32%),中国(23%)、欧洲(22陕西癫痫病治疗协会%)、俄罗斯(16%)、日本(2%);全球卫星服务市场规模为1135亿美元,消费类服务(卫星电视、卫星音频、卫星广播)占比达82%;全球地面设备制造市场规模达到548亿美元。  未来几年,我国卫星产业将进入高速增长期。预计到2020年,我国将建成北斗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届时中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用户规模将领先全球,产业年产值将超过4000亿元,导航定位终端社会总持有量超过10亿台,北斗系统应用的国内市场占有率将达80%,国际市场占有率将达20%。  在轨道交通装备方面,全球市场需求转旺,我国城市轨道和高铁建设提速,产业增长空间较大。  近年来,全球轨道交通装备需求转旺,市场空间快速扩大。其中,全球排名前五位的轨道交通巨头占据了超50%的市场份额。根据2013年公布的财报,中国北车2012年以146.96亿美元的销售收入位居第一,继2011年后蝉联全球轨道交通装备销售之冠;中国南车以143.82亿美元的销售收入紧随其后;分列第三至第五名的企业为加拿大庞巴迪(81.4亿美元)、德国西门子(77.29亿美元)、法国阿尔斯通(70.28亿美元)。  目前,我国城市轨道和高铁建设的提速,为交通装备制造业发展提供了大量的市场机会。截至2013年底,我国共有36座城市获准修建城市轨道交通线路,总里程达2509.52公里,设置车站1653座。我国高速铁路新增线路13条(南钦高铁、钦北高铁和钦防高铁计入广西沿海高铁;湘桂高铁分为柳南客运专线和衡柳铁路两条),总里程3462.36公里,设车站130座,总投资额达3639.4亿元。  海洋工程装备市场则呈现欧美设计、亚洲制造的总体格局,我国已成为全球海工装备制造第二大国。  目前,西欧国家(法、英、荷、挪、瑞等)和美国位居世界海洋工程产业链最高端,以设计、研发和建造高端海工设备(主要是深水、超深水高技术平台)见长,具备工程总包能力,垄断关键配套设备。新加坡和韩国在世界海洋工程产业链中的主要分工是制造、郑州哪家医院治癫痫最权威改装和修理中高端设备。  2013年我国海工市场稳步增长,承接各类海洋工程订单金额超过180亿美元,约占世界市场份额的29.5%,比2012年提高16个百分点,超过新加坡居世界第二位。然而,与欧美等国相比,我国海洋装备制造中低端产品比重较湖北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高,主要从事钢结构部件的加工建造,创新能力相对较弱,在对技术要求较高的配套设备、水下设备制造领域基本空白。  在智能制造装备方面,欧美再工业化加速全球智能制造装备的发展,我国将成世界第一大工业机器人需求市场。  美、德、日等工业发达国家在数控机床、测控仪表和自动化设备、工业机器人等方面具有多年的技术积累,优势明显。后金融危机时代,美、欧等发达国家的再工业化,实质是以智能制造装备产业为主体的新一轮产业革命。  2013年11月,国际机器人联合会曾发布报告称,中国已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并预言,中国或在2016年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目前,德国kuka、日本FANUC、瑞士ABB、安川四大机器人企业都已全面进入中国市场,意大利、美国、韩国的机器人及配套企业也在布局中国市场。  江苏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销售收入超万亿元  江苏高端装备制造业主要涉及航空航天装备、轨道交通装备、智能制造装备、高端专用装备和关键零部件等领域,现有列统企业近3000家,销售收入过万亿元,整体发展水平居全国前列。  一是产品的市场竞争力进一步增强。高档全地面起重机、高空作业车等国内市场占有率排位第一;城轨和动车牵引制动系统、车辆和门系统、通信与信号控制系统、售检票系统、内装饰等轨道交通装备,交流电动机、变压器、电力电缆、光缆等新型电力设备的产量居全国首位;固体废弃物处理设备在全国的市场占有率为44.4%,数控金属成形机床产量占全国的41%,仪器仪表总产值占全国的40%,金属切削工具产量占全国的75%。  二是企业技术创新能力进一步提升。近年来,江苏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建立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26家,省级企业技术中心349家,分别占全省国家级和省级企业技术中心总数的38.8%和41.8%,位居全省各新兴产业首位。在新型航空材料制造技术、高速轨道交通车辆牵引制动技术、高速大型精密数控机床制造技术、超大型施工机械设计制造技术、智能化网络化机器人生产线集成技术等关键核心技术领域,率先实现研发突破。  三是产业集聚发展效应进一步彰显。江苏已形成以徐工集团为龙头的工程机械产业链,以南车浦镇车辆、戚墅堰机车为龙头的轨道交通装备产业链,以华恒焊接机器人、天乾科技等为龙头的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链等。已形成以南京、无锡、苏州、镇江为中心的航空装备产业集聚区,以南京、常州为中心的轨道交通装备产业集聚区,以南京、常州、苏州、扬州为中心的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集聚区,以徐州、常州、无锡、南京、扬州、苏州等为中心的专用设备产业集聚区。  然而,江苏高端装备制造产业仍然面临一些挑战。一是部分行业结构性产能过剩局面持续。通用型低端装备供过于求,中高端装备的研发、制造能力尚未得到有效提高,供给能力不足,大量高端装备订单被国外厂商垄断。以造船为例,江苏造船企业所建船型多以油轮、散装船等低附加值船型为主,大型集装箱船、液化天然气船及海洋工程装备等高附加值船舶的建造能力不足。  二是面临美欧等国“再工业化”的冲击。目前江苏高端装备制造业在技术创新、产品附加值等方面不具有突出优势,一旦美欧等国制造业回流,很可能导致江苏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结构失衡。而且,发达国家可能由海外直接投资净输出国转变为净输入国,吸引全球优势资本,相对削弱江苏对全球制造业资本的吸引力。  三是出口面临多重挑战,形势难言乐观。我国持续多年的出口高速增长引发日益剧烈的国际贸易摩擦,美欧等国采取了一系列增强出口竞争力的举措。国内资源、运输、劳动力价格不断攀升,导致装备工业产品成本上升幅度较大。西方国家在高端装备制造领域对我国技术输出控制日趋严格,装备制造产品升级受到一定影响。未来,江苏高端装备工业面临营运成本高企与产品价格下跌的双重压力。  四是高端机床依赖进口影响综合竞争力。我国高端机床市场95%以上被国外品牌占据,关键技术、核心技术高度依赖国外。目前,江苏一些机床企业主要借用美国、德国、荷兰、瑞士等国家的技术开展整合组装,产业创新性较低,竞争力较弱,这种局面,最终会大幅提高高端装备制造成本,从根本上限制了江苏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综合竞争力的有效提升。  江苏应立足优势加快突破高端装备制造产业  新华社智库江苏中心认为,江苏应立足本省制造业基础,瞄准全球生产体系的高端环节,加快突破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推动工业大省转型为工业强省。  一是促业态转变,实现智能、服务、绿色型发展。  进一步加强信息技术与设计、制造、管理和服务的融合,促进高端装备制造业产品创新、流程优化、软实力建设,推进产品和装备的数字化,使高端装备制造真正从“制造”走向“创造”,发展智能制造;逐步分化制造业的研发设计、品牌营销等环节,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快速发,引导企业向客户提供集成各种服务形态的整体解决方案,打造解决方案提供商型企业,发展服务型制造;继续加强新产品、节能高效产品等标准的制定和修订,研发和推广以高效电机、节能变压器为代表的量大面广的通用节能机电产品,推广发展以余热、余压等能量回收装置为代表的专用节能装置,发展绿色制造。  二是加强高、低两端产能突破,积极应对出口压力。  在高端技术突破方面,针对关键核心技术、基础技术及工艺技术的薄弱环节,充分发挥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以及行业重点实验室与企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创新机构的作用。积极借助外力,寻求在美欧等高端装备制造强国的投资机会,通过雇佣当地高水平科技人员直接参与技术研发,贴近国际前沿,建立江苏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国际生产体系;在低端产能消化方面,充分利用在国际高端装备产业梯度中相对级差的优势,以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为目的,转移在国内已失去或即将失去相应优势的高端装备制造业。鼓励企业积极开拓中东、中亚、拉美、非洲、印度、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市场。  三是培养装备产业工人,释放缄默知识价值。  制定高端装备制造产业人才战略,培育一支庞大的成熟产业工人队伍。要加强产业工人的技能培育和素质提升,推动工人从简单操作者成长为技术集成者;筹集产业工人培养专项资金,对相关企业的产业人才培训提供资金补贴;深化职业教育体制改革,完善产业工人培训机制,提升培训效果;建立完善的产业工人知识传承机制,促使缄默知识顺利传承下去;提升产业工人的就业条件和就业环境,提高对新生代产业工人的吸引力;逐步解决外来产业工人的城市落户、购房安家、医疗保险和子女教育等问题,吸引更多成熟的产业人才在江苏落地生根。  四是优化特色产业集群品牌,培育骨干龙头企业。  促进产业集群发展,支持南京、苏州、镇江等重点航空产业集聚区建设;支持南京、常州等重点轨道交通产业集聚区建设;支持常州、南京、苏州、扬州、泰州、南通等重点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集聚区建设;支持徐州工程机械、常州新型农用机械、泰州医用诊断医疗仪器仪表、金湖井口石油机械、建湖采油石油机械、宜兴电力电缆等一批特色产业集聚区建设;支持南京齿轮、无锡内燃机配件、常州刀具、泰州车用精锻齿轮、昆山模具等特色产业集聚区加快发展。  大力培育骨干龙头企业。在关系本省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综合竞争能力的项目上,为代表性企业提供政策优惠和资源条件;支持企业对接国际产业链,引导有条件的企业并购境外知名企业、研发机构和营销网络,将江苏的制造能力优势和国外品牌结合起来,促使更多江苏企业进入世界制造第一集团军;推动大型企业和大中型企业建立企业重点实验室、技术中心和研发机构,形成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品技术开发与创新体系,在一些重点领域、重点产业、重点产品以及关键工艺上,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